1. <dd id="nputa"></dd>
  2. <var id="nputa"></var>
    1. 讓孩子叩問自己:我是誰,我想要什么
      [發布日期:2019-05-16 點擊數:

      “讓孩子叩問自己:我是誰,我想要做什么”

      ——嚴長壽的教育觀

      嚴長壽進入飯店觀光業四十年了,是臺灣地區民眾眼中的“觀光教父”。2011年開始,他在經濟凋敝的臺東地區辦起了中小學,他曾撰寫一冊《教育應該不一樣》,詳細分析臺灣地區升學考試體制的弊病,并提出若干種理想化的解決方案。近日,他接受采訪,講述了他對教育的觀察和思考。摘登如下。

      “把一流的老師送到最偏僻的地方去”

      教育資源過度集中很難有好轉,比如在臺灣地區的臺東,如果有人忽然做一件事成功了,他就希望把孩子搬到臺灣地區的臺北去,因為那邊的教育最好。這邊好一點的人才都被拉走了,讓這個地方永遠沒有改變的機會。除非把最好的資源帶進來,芬蘭、挪威的做法就是要把一流的老師送到最偏僻的地方去,給他們好待遇。臺灣地區做不到,新老師都丟到偏鄉去,因為資深的老師不愿意去。

      臺灣地區很大的遺憾是,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大學。政治人物討好選民,廣設大學,現在臺灣地區的大學多到一年需要30萬學生,我們再過兩年每屆只有15萬學生。不是每個人都該讀大學,德國人讀大學的比例大概是30%。有人不是“死讀書”的料,像我這 樣的,就走我自己喜歡的文學、藝術或技術的道路。可是我們沒有這個機制。

      我辦的學校,小學課本是空白的,老師講的故事你要自己寫上去,從“安史之亂”“哨康之變”到古希臘古羅馬的故事,都讓學生畫上去,這樣寫一定記得。這個教學方法讓他知道,這些東西是活的。孩子白天聽了,回去還要講給媽媽聽,不曉得他在復習功課。媽媽覺得“你故事怎么講得這么好”,就會鼓掌。孩子是在鼓勵中學習的。

      在臺灣地區,這些學生幾乎進不了最好的學校,偶爾會在“繁星計劃”“百川計劃”(注:一種旨在保障城鄉平等的,由高中推薦保送學生上大學的政策)被選出。可是這些孩子到了大學的專門科系,專注力比外面考上的厲害。因為很多人是考這個學校,去的科系不見得自己喜歡。我們一直在探索,讓孩子叩問自己:我是誰,我想要做什么。你可能會一直改,沒關系,你要一直了解,你要做的到底是不是實際的工作。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“你做任何事情,生活才是最終的目標”

      我把心目中理想的教育歸納出最簡單的幾個道理——“一二三四”。未來的社會,要成為“唯一”“獨一,而不要變成“其一”,你是“其一”的話都會被取代。第二,未來要會英文和程序語言。要駕馭機器入或者各種人工智惹,你不必變成工程師,但要會程序語言,就像你必須會打字—樣。

      三”是做事、做人和生活。將來做事,技術、學術、藝術缺一不可。技術要動手,動手也許可以讓你變成廚師、技師;有了學問變成工程師;但如果沒有藝術、美學觀念,你永遠不會變成喬布斯。喬布斯成功不是靠他的電腦科技多了不起,是他的藝術觀厲害。

      胡適講過,要看一個社會文不文明,就看人們下班以后做什么。下班以后一天到晚蹦迪、卡拉OK、打麻將、喝酒,這是一個社會。如果下班以后看書,欣賞音樂、舞蹈、戲劇、美術,懂得體育健身,它是有目的的生活。你做任何事情,生活才是最終的目標。

      四”用英文講就是4Ccollaboration (合作)、communication(溝通)、criticalthinking(批判性思維)、creativity(創意)。

      合作。考試制度最糟的是把別人打敗,我要最好;你到外面工作哪能只靠自己的,一定跟人家合作,但我們的年輕入都被教把人家“干倒”了。溝通。人家跟你有什么不高興、有什么問題,你不懂得解決,還做什么?入家找人工智慧、機器人算了。創營的理念。讀書是沒有創意的,你要動手做,親自體驗,走過那個歷程才可能有創意。

      來源:《南方周末》2019年03月21日

      作者: 劉悠翔

      深夜福利视频92合集